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燃煤发电公司刘丹散文——我已经进入秋天
发布时间:2021-08-30 10:44:21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秋天已经来了。哦,不,应该是我,已经进入秋天。

当我坐在这一湾碧水旁边,用自己的脸庞辨认秋天的时候,水平如镜的湖面,倒映着一丛秋风吹过的芦苇。秋天并不是从立秋开始的,也不是从“天凉好个秋”开始的,那是季节,是黄历。黄历是前人总结出来的,是写在书本上的,唯有人的感觉才是真实的。

许是听取了忠告,酷暑收敛起往日的骄傲。不慌也不忙,不迟也不早。谢绝星辰的加冕,无视蝉蛙的争吵。秋,轻轻掸了掸衣角。

风变得凉爽而轻快,云学着淡雅而乖巧,雨开始吟唱幽绵的诗句,山不断修饰多姿的画稿。明月逐渐恬静皎洁,原野愈加充实丰饶。秋,悠然拢了拢发梢。

果树捧羞低下了头,稻谷如痴睡弯了腰。湖水含波撩碧眼,枫叶俊面似火烧。鱼蟹奉献出肥美,菊桂忘却了清高。苍老石桥一如既往,背负着岁月静好。懵懂炊烟生玩趣,引来灵雀听长箫。秋,凝眸微微一笑。

我在心里一直对秋天怀有深情。

大地和天空借由秋色书写最诗意最醉心的画卷,灵性之光就充斥了我的心灵。辽阔的北方和精致的南方,两种不同性格的地域文化,却在秋天怀有相同的心思。我并不是在说,秋天收获的丰满,那是人人都可以了解和感知到的变化和结果。我也并不是在说,秋天隐藏在血脉里的悲切,那是被黄灯古卷反复吟哦的人生感叹和天问。并且,我也不想说,秋天比之春天的华贵与皎洁,比之夏天的内敛与包容,比之冬天的温婉与多彩……不,这些其实都不是我最想要读懂的秋的心思。

也许,正如秋季外形的深厚广博那样,秋的心思也一定是厚积难懂的。在我看来,人们对秋天的热爱其实是胜于对春天的,对春天是热切的向往居多,而对秋天则更多的是留念和牵挂,是满足和喜悦。能读懂秋的心思的人,必也能读人心,必也是长空上急飞的归雁、边地上空照的明月和原野里金硕的结果……是一切向往和美好的总和。我所感知的秋,是一种散发着幸福气息的综合的味道,是所谓的人生况味里最为复杂的感觉。

今年的初秋真是让人琢磨不透。天晴时,万里碧空,蓝天白云,驻足昂头欣赏着天空的美景,心情愉悦。傍晚西边的火烧云,把云彩映的火红,下班晚归的人们放慢了回家的脚步,欣赏着夕阳西下的美丽景色,恋恋不舍地边走边瞧。

昨天晴好的天儿,从今早又开始阴了起来,天还会偶尔的滴上几个稀稀拉拉的雨点,看上去是个要下不下的样子,很不好猜定是下还是不下。几场雨过后,天气真的凉爽起来,秋老虎也就是中午时间发发威。晚上用完饭,下楼在小区散步,虽然是在初秋,却也闻到了秋熟的味道,秋收的气息迎面扑鼻,已是一件薄衫加身。

接回在父母家过完暑假的女儿,在返程的路上临时起意去爬了眼跟前儿的矮山,她采来一枝野花让我辨认,是水蓼。很高兴她能欣赏这种不起眼的小花,并要我别在她的发间。告诉她这是一种长在阴湿处的植物,山里也有,但很少成片,如果是在河边,靠近水的地方,经常会有成片的水蓼,平时不起眼,秋天花开起来,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。

隐约记得诗经中曾提到蓼草,在百度中输入“诗经蓼”三个字,找到了《蓼莪》这个诗题,再输入“蓼莪”一搜:“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蓼蓼者莪,匪莪伊蔚。哀哀父母,生我劳瘁……”译文很有深意:看那莪蒿长得高,却非莪蒿是散蒿。可怜我的爹与妈,抚养我大太辛劳!看那莪蒿相依偎,却非莪蒿只是蔚。可怜我的爹与妈,抚养我大太劳累。

秋天在我的镜头中越发朦胧,就像我的思绪。我是一棵树,不会为季节赶路。登高望这一眼,我闭眼深吸一口气,惊奇的发现日与月同时出现在天上,金红的夕阳和贴纸一般薄的浅月遥遥相望。我轻轻地握紧她的手,她给我一个轻轻的微笑。比过往更高的,正是我与她与时光不变的追忆。伫立高处,凭借破碎的脚印,我辨认出‘道路’的弯曲,前面,穿越大地的歌唱仿佛缓缓上升着,我用力对秋挥了挥手,通传来日方长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永利65335最新地址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永利65335最新地址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